開奔馳跑黑車 月入近萬元
  “10年黑車司機”曝行業內幕
  對話人物
  黑車司機王先生,西安人,今年50歲。從事出租車行業10年,此後開黑車10年。目前用自己的奔馳轎車跑黑車業務,每月收入近萬元。
  ■對話背景
  在西安西大街機場大巴鐘樓停靠點,常年聚集著一批黑車司機,他們中有人以“大巴晚點”為由,欺騙顧客乘坐黑車。在相關部門開展整治後,仍有不少黑車在此釣座。日前,華商報曝光鐘樓機場大巴停靠點黑車猖狂一事後,記者對黑車從業者進行走訪,其中有著10年黑車從業經歷的王先生的報料更為典型。
  一個人開黑車能養活全家
  華商報:你開車多久了?
  王先生:從1993年開始就開出租,開了10年左右,到2002年左右開始開黑車,一直開到現在。
  華商報:奔馳是什麼時候買的?
  王先生:大概是2011年前後買的,奔馳C級轎車,花了大概35萬元。此前跑黑車換過兩輛桑塔納。
  華商報:開車收入怎麼樣?
  王先生:剛開出租的時候是夏利車,當時路上車少,也好跑。早上6點鐘開始上路,最晚開到晚上12點,一天收入六七百元不成問題。那時候基本上每月都跑到1萬多元,除去給車主交的5000多費用,自己還能落下不少。直到現在,都是我一個人開黑車養活全家。
  華商報:後來為什麼不開了?
  王先生:跑的時間長了,我自己買了輛出租車,到了2002年前後,因為急需用錢,就把牌照賣了12萬元左右。因為閑不住,就用桑塔納開始跑黑車。
  西安的黑車大概分為三種
  華商報:除了跑黑車,還有沒有其他收入?
  王先生:目前西安市面上的黑車大概分為三種,一種是機場大巴附近專門跑機場的;一種是在酒店附近攬客跑旅游景點的;還有一種就是專門做“5元游”服務的。這個“5元游”並不是說你花上5塊錢就真的可以到臨潼或者曲江旅游一圈,這主要掙的是玉器店或土特產店的提成。這些司機告訴游客,每去一家商店,商店就會給他幾升的油票,能讓他賺點油錢。實際上是,司機把游客帶到店里,每批人可以拿50元的“停車費”,當場現金結算。一趟下來會帶游客去四五家店,這樣就能掙個二三百元。我有時候也把人往玉器店帶,因為別人都這麼乾。
  華商報:商店這樣不虧本嗎?
  王先生:這其實是個概率問題,本來上車的人就是想來旅游的,肯定有購買特產的意向。帶去的人多了,自然會有人買。如果游客掏錢購買,司機還可以拿到30%到50%不等的提成。因為整個過程都是自願的,不涉及強買強賣,所以監管部門也沒有辦法。
  黑車不用交份子錢掙多少都是自己的
  華商報:以你瞭解,全西安大概有多少輛黑車?
  王先生:我2002年開始跑黑車的時候,當時全西安黑車加起來不過30輛,因為彼此都相互認識。現在具體數字我不知道,但西安現在有1萬多輛正規出租車,黑車數量也很多。這裡面大部分都是低端車,像帕薩特這種級別的能占個500輛左右,高端車也就幾十輛。
  華商報:出租和黑車哪個更好跑一些?
  王先生:當然是黑車好跑,因為不用交份子錢,掙多少都是自己的。以前我也跑機場這條線,每天兩個來回,就可以掙個七八百而且不愁客源。後來因為人太多,競爭激烈,而且有的還騙乘客,我也不願意騙人,就改跑旅游線路。在早些年,旅游業還不是很發達,很多游客到西安後,我先在車站機場把人拉上,後面三四天他們就都會坐我的車,想去哪個景點我都能去,還能講解。
  華商報:去旅游景點是什麼價格?
  王先生:根據路程遠近不同,價格也不一樣。現在去兵馬俑是600元到700元,法門寺價格在1100元至1300元,華山價格差不多。去年之前,基本上每天都可以跑一趟。但現在每周7天,頂多有一半的時間可以拉上人。
  華商報:你的作息時間是?
  王先生:一周七天無休,每天工作時間跟上班族差不多。如果身體條件可以的話,我考慮乾到70歲再退休。
  黑車行業已經形成利益鏈
  華商報:鐘樓機場大巴你怎麼看?
  王先生:從機場大巴停在這裡起,就出現了釣座的黑車司機和出租車司機。大概在2007年,就有司機開始欺騙乘客,說是乘坐大巴來不及,不如坐黑車或出租車。起初這些黑車和出租車分為兩撥,直到2013年左右,黑車內部出現矛盾,又分成了兩撥人。現在分的幫派更多。
  華商報:每撥大概有多少人?
  王先生:單從黑車來講,起初每撥在20到30人左右,控制著20輛左右的黑車。後來內部出現矛盾之後,每撥就只有5到10個人。其中很多人都是沒有車的,是純粹的“空手套白狼”,他們給黑車釣座,也給出租車送人。比如每輛出租可以送4個人,共收120元。釣座的可能找來了4個人,每人要價50元,共計200元,這多的80元就歸釣座的。
  華商報:這種現象能根除嗎?
  王先生:我個人覺得不可能。因為這個行業已經形成利益鏈,涉及人數太多,這個蛋糕大家都想來吃一口。為什麼全市這麼多大巴停靠點,唯獨鐘樓黑車最猖獗,是因為它的位置太特殊,車輛停在碑林區,人在蓮湖區拉客。但是這個大巴點又不能移走,一是乘客不方便,二是很多相關產業也不會同意。
  華商報:你說的是哪些產業?
  王先生:比如大巴停靠點,為什麼要依靠酒店?因為一趟大巴下來50個人,哪怕有幾個人住酒店,酒店都是賺的。在酒店里,還有一批旅行社的人員在這攬客。這些穿著統一工作服的人同樣會使用些小伎倆,比如告訴剛下大巴的乘客,26元的機場大巴費用里,已經包含了旅游服務費,如果去他們推薦的旅行社的話,會有優惠。
  華商報:這些人實際上並不是機場大巴的工作人員?
  王先生:不是。機場大巴招攬乘客,企業在賺錢的同時也應該兼顧管理,但目前有的工作人員沒有把自己的位置擺正,和釣座的黑車司機聊的時間長了,甚至有了私交,因此有些黑車司機手裡有工作人員才有的行李貼。這也無形中助長了黑車的囂張氣焰。
  華商報記者佘暉
(編輯:SN067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q06cqumps 的頭像
cq06cqumps

創意

cq06cqum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